京冶钢结小说网

第一章小职员大时代

分类:仙侠小说 人气:70488 更新时间:2022-12-06
人世间,每天都有花开叶落的故事在幕幕上演,也有许多浮浮沉沉的琐事纷纷扰心。若心如莲花,何惧浮华喧嚣;如心底坦然,何怕天涯路远。任红尘万丈,自纤尘不染,任世态炎凉,亦守心自暖——佚名。“债”之一词,对我们现代人来说,并不陌生,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多多少少都与“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谓“债”,在我们现代社会指的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依照法律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称为债权人或称债主;承担义务的人称为债务人。而佛经上告诉我们,人与人的关系是四种缘,报恩、报怨、讨债、还债,人生在世,不可能不欠债,也不可能不还债。但债的形式多种多样,除了金钱财物债外,还有感情债、因果债、人情债、道德债、善恶债等等,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别人的债主,也都可能欠别人的债,但债主是分大小和种类的。本书所述的,就是一个传奇债主的故事,且听老李为诸位看官一一道来。平行宇宙西元911年,火焱国。赵纯正看着一堆数据发呆,这是他这几个月的业务数据,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他在一家银庄工作,是人人羡慕的好job,而他也不负众望,在工作了五个年头之后,终于有了车子,甚至还购买了一个丫头。虽不能说是人生赢家,却也比普通人强了许多。然而天道无常,正在他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安康幸福地渡过一生的时候,经济大环境却悄然发生了改变。他所就职的银庄效益连年下降,别说奖金之类的福利了,就连工资也是几个月才发一次。这不,主任已经发话了,如果这个月不能完成收回贷款的任务,赵纯就只能领相当于工资三分之一的生活费了。这可不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特别是像他这样对生活品质有追求的人,怎么能忍受只是填饱肚子的生活呢?可是,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许多人贷款出去都是救急用的,他们不是不想还款,而是暂时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而且能从他这里贷款出去的,很多都是熟人朋友,其余的也是他认为绝对信得过的人才贷的款,最重要的是,在以前经济环境好的时候,他们都是按时还款,不存在拖欠的问题的,如此这般,他怎么可能像放高利贷的人那样,使出种种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去催债呢?不要说做出泼油漆、涂大字、堵门口之类过激的行为了,就算是开口问人家还钱,赵纯也觉得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情,大家都那么熟,怎么开得了口哟,他感觉很脸红,以前都是人家主动提还债的,毕竟从银庄贷款是要付利息的,如果不是急着用钱,谁会拖那么久呢?但现在,经济环境变了,人心也变了,大家似乎都不怎么在乎那点利息了,没有人再主动去提还债的那点破事,甚至在赵纯变得主动,委婉地表达了:如果他们逾期不偿还贷款,会遭到银庄加倍罚息,个人的信誉也受到严重影响,不仅无法从赵纯所就职的银庄贷款,也无法从火焱国别的任何银庄贷款,是基本上断了正规贷款这一条路了。如果是以前,经过他这样的委婉提醒,那些贷款到期的人基本上就会过来找他把贷款给还上了,但现在,他这样的提醒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那些人像是没听到或者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似的,对赵纯鸟都不鸟,把他当成了空气。经历了几次这样的事件之后,赵纯也有些绝望,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于软弱了,然而,面对着这样一群熟得不能再熟的熟人,他实在狠不下心去将他们纳入到失信榜单上去,更不愿银庄去将他们的抵押物没收或拍卖,或者连累到贷款担保人,这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或者说他赵纯不愿意因为一点小钱而影响了他这些年来维持的借贷大好局面。可那些人不还钱,银庄方面又催得紧,自己这个月的工资、绩效什么的,都要扣得差不多了,怎么生活呀?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一旦自己每个月都完成不了任务,每次都是拖后腿,那自己在领导和同事眼里的形象……真的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到了。不要说什么升职加薪了,能不能继续在银庄待下去都是个问题。换工作?这事虽然说得轻巧,但实施起来的难度大得无法想像,首先是全国的银庄都是这样一个德行,只要做信贷员,迟早都要面对这样的一种局面,而换行?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他好不容易在这一行里积累了些经验、资源和人脉,如果换了,一切又要从头开始,他现在还真的没有这样的勇气。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么办?赵纯唉声叹气地躺在躺椅上乘凉,小丫头寒梅提来一桶井水洒在他旁边的地上,又拿来一片冰镇西瓜给他消暑解渴,在见到赵纯如此模样,不由小心地道:“少爷,我听以前那个将我卖给你的人说过,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息,你只要按银庄的规矩办事就行了,有什么好为难的?”听到这样的话,赵纯想要发火,然而他终究只是一声长叹,他对这小丫头也是极好的,并不曾把她当作下人对待,要不然也不会让她知道工作上的事,所以小丫头的建议虽然不符合他的理念,他依然不会去责怪她。“事情有你说得那么简单就好了,”赵纯道,“如果他们不能及时还上利息,我就将他们登上银庄的失信系统,以后我还怎么在公司待得下去?这不是我的能力有问题,放得出贷款却无法收回利息吗?如果我采取那种泼油漆、写大字的极端方式,那我跟高利贷的人有什么区别?所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啊。”“少爷说的事我不懂,好像好有道理的样子,但我知道,如果少爷收不回那些贷款的利息,银庄就不给少爷发工资,我们就没钱买米买菜了,到时少爷又要将寒梅梅给卖掉了。”说到后面,小丫头竟是副想哭的样子。赵纯心里一紧,有些心虚地道:“放心,就算我再穷,我也不会将你卖掉的,我已经把你当作妹妹一样看待,就算把我自己卖了,也不会卖你。”“那我们没钱吃饭怎么办?”小丫头依然有些担心地道。“要不这样吧,我家里还有几件古董,也还值些钱,我找朋友把它们变现了,然后用这些钱先帮他们垫上这一期的利息,这样一来,他们的危机缓过去了,而我,也会因为业绩不错,而不会被银庄扣工资和业绩了,说不定到时候还会有奖金呢。”令人无语的是,赵纯竟然说出这样一翻话来。小丫头的智商虽然不是很高,但也听得直翻白眼,在她看来,少爷必定是傻掉了,不然不可能作出这样的决定,因为那些人既然还不上,所贷款额必定不是个小数目,虽然只是帮他们还一期的利息,也要许多的钱,这些钱说不定都足够她和少爷吃喝一两年的,可少爷却拿去给别人垫利息!这也太糊涂了。更何况那些古董还是少爷家祖辈留下来的,象征意义比古董本身的价值还要大。“少爷,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就算你没了银庄的工作,单单是卖掉那几件古董,也足够我们两个吃喝好几年了,甚至天天早上去美味斋喝早茶都没问题,我最喜欢那里的早点了。”小丫头像个馋猫一样舔了舔舌头。“做人要有眼光,不能只想着眼前的吃喝问题,否则就跟那些蠢猪没什么区别了。”赵纯教训小丫头道,却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暗暗高兴……

精彩评论(712)

  • 逾里
    而此已是倾夜王府之药库所有珍药,炼出之玫瑰膏矣。
    9分钟前 687
  • 刘天怡
    汝皆未见其人唯我与狐狐见矣。吐出一口白雾,韩枫继道君与圣接之久,
    8小时前 675
  • 江湖有酒
    方行两步,其目而走?数下,此果复小也甚多兮,不然其脚边何著手骨血之所从来者?
    10小时前 985

目录